忍者ブログ

不執著於飛



安靜是一種心態,這種心態能讓人在這躁動的社會中留food wine給自己一方淨土,淨化自己也許還能感染他人,就算感染不了他人,那麼自己做到也未嘗不是件好事。人都是活在世俗的社會中,多多少少都會沾染上俗氣,但是我會保持一顆脫俗的心。

再熱,也喜歡在深夜蓋著被子,那種棉花做的被子,最好是老紅酒學校媽親手把那堆彈好的棉花放上去,用手鋪平,在不均勻的地方撕扯著。

而今,我算是幸福的不得了了,她親手摸過我被子裏的每一塊棉花,亞洲知識管理學院那上面的每一針每一線都是在她還沒戴老花鏡的時候縫製的。我們一起選的被套,大紅色的,上面都是玫瑰,她說喜慶。

後來,做成那會她開始捨不得給我拿去在打工生涯中蓋,說是怕我走康和堂著走著就嫌棄麻煩給扔了。其實她想留給我結婚用,她覺著玫瑰圖案就是適合結婚時所有物品。

我可以送給你我屬於我的東西,唯獨除了家人,愛人,孩子和我鍾愛的書,即使我看得出來你很喜歡,我也不能給你。

在保定停留的兩天兩夜裏,我睡的格外香。在這村莊裏的傍晚我都隨著她們去康婷清脂素已經被廢棄了好久的村委會裏那個院子,不大足夠乾淨,現在這是她們村的活動中心,也不過是像城市中那樣,在傍晚放著歌跳著舞。

這種生活文化開始走向越多的農村,而我,喜歡看農村裏的舞蹈,帶著羞澀和自由,沒有城市裏那種太過的自信。這裏有著說不清的區別,我還無法理清它。

回去我買了硬座,我的路費都是給報的,王老說做飛機,高鐵回去快,我倔強的買夢特嬌女裝T恤火車票,他說那就軟臥,我買了硬座,他說了句:你個傻子!給你報,說了給你報的!不讓你花錢!他把正在抽的煙都扔了,在酒店的大廳指著我怒不可泄的用他老家的方言說著粗魯的話。

工作後倒是習慣了不解釋,不是不敢頂嘴,不是怕什麼被辭職什麼的。只要不觸動我的底線,我都可以不在乎,他們不懂,那跟錢無關,在濁世裏生活的久了的人,總喜歡把別人的舉動和錢扯著,這無法解釋的通,我不知道那一天我也會不會成了那樣,在這個只把錢,權,欲望作為信仰的國度裏。所以我想在自己還沒變色的日子裏任性著自己可以做主的是。我就是喜歡坐著硬座,連我自己都解釋不了。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最新記事

(11/07)
(01/15)
(12/10)
(11/29)
(11/19)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